黑色牛奶

一瓶有点抑郁的牛奶。

【狐鸟】龙尾巴(完结篇)

#一个奇妙的养成攻AU

#流水账

#OOC!OOC!OOC!


(104)

今天是塔卡28岁生日,来酒馆庆祝的人很多,唯独没有奥达基。

据他自己说的:“跟一帮凡人一起,我论如何都无法快乐。”

(105)

“好吧,自大的家伙。”

也只有我喜欢你了。

(106)

“伊德瑞,你觉得我很自大吗?”

伊德瑞惊恐万分。

(107)

“不,神明大人您一点也不自大,您有时只是有点……”欠打罢了。

伊德瑞强颜欢笑。

(108)

被召唤的黑羽和格温在塔卡面前正襟危坐,听塔卡苦闷着脸发牢骚:“要是奥达基能不要老是和伊德瑞在一起就好了……果然人类都很讨厌……”

话未说完,被格温暴打...

【狗子川】不及君美(一发完)

耿直川!

冬深月高。

荒川过早迎来凌汛,这令她的暴君近日眉头紧皱。而这凌汛便也不寻常,不仅是来的时候不对,势头不对,更是带着一股暴戾的妖气,压不下去。

荒川为此寝食难安,更是多次忽略了晴明的求助。晴明身处京中,自是不清楚荒川之地发生了什么,只以为是荒川开始厌倦时不时被需要,被邀请至自己寮中做苦力。想到这里,冷汗从晴明额角滑落,他声线颤抖,毫无形象地拉了拉正逗弄猫咪的女孩的袖口。

“晴明……?好,我明白了。”

 

“这便是汝叨扰伊的理由?”荒川收拢折扇,轻其抵唇边,眉间加深的“川”字表明他的心情愈来愈欠佳。

大天狗作了个揖,低下眉道:“吾从不叨扰死物。”

“死……物?”...

【Desmitty】不是二十字的微小说……

Desmitty!Desmitty!Desmitty!

Desmond/Smitty!

斜线有意义!


——————

01 Adventure(冒险)

他们攀上了绳索。


02 Angst(焦虑)

Smitty听着对面床传来的施暴声,没来由得焦虑起来。


03 Crackfic(片段)

他们在战壕里谈着天,低低的笑声确成为整片战场最悦耳的声音。


04 Crime(背德)

“我以为你已经结婚了,Doss?”

Smitty挑眉看着面前笑得像个傻子似的Desmond.


05 Crossover(混合同人)

“为...

【露独】爱人

9.

情感经过将近一年的冷却,慢慢冷却了下来,临近冰点。

伊万并没有把娜塔莉亚当成妻子,只是把她当作长大了的小妹妹。铂金色的发梢轻轻擦过自己的脸庞,带着浓郁的亚麻香气和冰雪的冷漠。娜塔莉亚在心底对这些描述嗤之以鼻,但她从不会公开地顶撞哥哥,最多也只有一句冷哼。

伊万记下了全部的这些细节,却忘了这些年来娜塔莉亚与谁生活在一起。

丑恶的政治家。

“嘿!路德维希!你们德国的假期可真长,你有什么安排吗?”伊万拿着调休表,兴冲冲地跑到了路德维希身旁,也不管自己的样子是多么的滑稽。

“嗯……原本计划是和哥哥一起去西班牙拜访一位朋友的,可是那个朋友被捕入狱了,所以计划也取消了。这就意味着这个假期...

【兔狐】反向抽烟

谢谢资慈…… @四叶 

战斗总是令人无比的疲惫,所以海西安峡谷的诸位英雄总是会在能休息的时候尽量休息好……除了一些好奇的“小孩子”。

格温在今天的最后一次战斗结束后扛好枪,去了峡谷一处瀑布的岸边,优哉游哉地把帽子遮在脸上想要安安静静地度过一个美丽而静谧的夜晚,以为明天的战斗提供硬性条件。可是,就是这么一个简单而美好的愿望,也被打破了。

“嘿!格温!今天的月色真美啊!”塔卡突然从水里跳出,窜到了格温面前,毫无新意地问候着,“我有一个宝贝,要不要来看看?”

“去你的宝贝。”格温把帽子向耳边拉去,声音显得很急躁。天知道,兔耳女孩只想安安稳稳地睡上一觉。

塔卡有些不高兴,...

【双凯】箭已离弦

黑牛废话:很久以前的脑洞,谢谢 @爱格白 提供动力。


她走在这片树林里,不断呼出的热气让她的睫毛有些湿润,看上去就和刚哭过一样。不过,她刚刚的确也是哭过了。

她的剑已折,无法再做任何足以自卫的事情。她的盾已失,无法再去保护她想保护的人。

她捂紧嘴巴,试图把呜咽声吞回肚里,毕竟在这种情况下发出声音是会被“肃清”的。她的脚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让她双腿一软跪在了雪地里——明明现在还是夏天,该死的法师们已经把这里的气候弄坏了。

她的小腹处的制服被晕红了,也顺带着融化了一些白雪。她皱紧眉头,捂着伤处小心地站起来,抹了一把脏兮兮的脸颊,跛着,继续向前跑。

 ...

2017.10.3独诞!!!(是自戏改的……)

*奇怪的独诞自戏

生活来之不易,总有人要承受些苦难。
今天是合并日,举国上下一片欢腾,连不懂得这段故事的小孩子们都会奔跑到大街上兴奋地拉住我的手左右摇摆,不停地念叨着“国!国!”我试图告诉他们我的名字,但小孩子总是听不进去别人的话,对吧?
“你们的国……叫贝什米特。”

我有些好笑,在这些希望面前,我竟有些胆怯。但很快一切都被喜悦所替代,因为穿着背带裤的哥哥正朝我跑来,手上的啤酒从杯中溜了出来。
“哥哥!你怎么才来!”

哥哥打量了我一番,不满地翻了个白眼,抱怨起“west为什么还穿着西服”这件事。我有些无奈,因为我在衣柜里翻不出任何一件较传统的衣服:
“抱歉哥哥,我找不到……这些东西。”

哥哥看...

没干货的安利

没人喜欢JPx扎希的西皮吗?神神叨叨黑客攻x神神叨叨神徒受,正好也映了中/印关系……

【露独】(伪)双商低真可怕

@立志今天也要学习的果冻
很久很久以前,路德维希就从哥哥们口中了解到东边有个家伙不能惹。
很久以前,他自己体会到了为什么不能惹。
以前……不,这几年来,自己的盟友天天在惹他。
“哈哈!俄罗斯本hero看你天天干扰到我获取利益……所以你还是去f**k up吧哈哈!上啊眉毛胡子还有路德!”
没办法,伪双商低真可怕。路德维希摇了摇头,抱着一叠伪造的资料敲响了伊万家的大门。为了赶制这些东西所以许久没有睡觉的他敲着敲着不禁把脸贴在了门上,豪迈地打起了呼噜,让附近的娜塔莎都开始怜悯起了他,帮他开了门。
“布拉金斯基先生,关于……”
“闭嘴,我是白俄罗斯。”
“……抱歉,打扰了。”
路德维希吻了吻这位女孩后,走向了伊万的...

【鹰鸟】凡夫俗子

茫茫沙漠之上,卑微的战士正在逆风行走。
黄沙不留余力地钻进他的面襟,砸下一个个小坑,又擦着脸离开了。战士的骆驼在旅行途中被强盗们抢走了,在战士面前被开膛,破肚。
只要找到神明,玛丽会复活的。战士痛苦地闭上眼,如此安慰自己。
很快,金色的死亡之地又只剩下战士一人。战士不知疲倦地,不断地继续往前走,试图忽略已经翻起白肉的双唇。他在心底无力却又坚定地呼喊着神明的名字,一遍又一遍地表达着自己的虔诚与渴望,试图打动至高无上的神。
可惜,毫无作用。
战士走啊走,毫不在意时间的流逝空间的变幻,只是机械地迈动双腿,追着远处的残阳,想要到达神明的处所。混沌与邪恶开始侵略这块失去光泽的黄金。它们顺着飞沙和走石,沿着沙丘和凹...

50粉点文

独受,鸟受,其他不接。谢谢你们的支持了。
(占tag抱歉。)

我记得这里原本有个狐鸟太太……

rt,他为什么那个《狐鸟日记》不更新了?

【米独】群里灵魂互换梗作业

路德维希站在金发男人身后。
“哦……该死……”
“天啊他们怎么能这么做!这简直是流氓!”
“嘿,美利坚小伙子你来帮我看一看……”
路德维希不禁扶了扶额头,开始思索起人生。对的,今天一早,不知怎的他和阿尔弗雷德互换了灵魂……嘿,别说这是俗套的童话梗,他们之前可是来过一发火辣辣的性爱呢。
啊,大概是那瓶漆黑的润滑剂有问题。
“喂,那个颜色真的没有问题吗?”路德维希有些退却地望着阿尔弗雷德手中越搓越黑的东西,小声地开口发问,上一次他用这个语气还是慕尼黑惨案发生的时候。
“哈哈没事的路德!相信本hero!今天可是万圣节!就应该用黑色的东西!黑色的大衣,黑框的眼镜,黑色的假胡子,黑色的手纸和——黑色的性爱用品!”阿尔...

【露独】爱人(本章高甜!)

8.
不得不说的是,伊万在婚前向路德维希表白过,对方也丝毫摸不清头脑地答应了。
“或许这只是一个俄国人的无聊笑话。”路德维希费力地思考着,他的大脑几乎是跟不上节奏的,“或许是他想看我的笑话,”那就来啊。于是路德维希答应了。
伊万非常惊讶,但同时便也是欣喜。他一把拥过路德维希,在对方被暖气烤的红彤彤的脸庞上落下一个个清浅的吻。随后伊万不顾路德维希毫无形象的惊呼,直接把对方扛在了肩上,带着他去了楼后的一片草地。
路德维希惊魂未定地坐在有些刺手的枯草上,看着伊万弯着腰在忙着什么。路德维希干脆躺在了仍带着水滴的草地上,仰望着没有一颗星星的天空,直到伊万唤回了他的魂:“路德维希!”伊万手里抱着一束花,那由向日葵...

已逝的姐姐轻拥着即将奔赴战场的妹妹。
(私心打tag,抱歉!)

【露独】爱人


7.
一年后,伊万有来到了德国,再次回到了路德维希的小公寓。他一进门,就高兴地向路德维希打招呼:“您好啊!路德维希!好久不见啊!”
“嗯,是的。”路德维希并没有多大反应,他只是淡淡地回应了对方,礼貌而疏远。路德维希正在准备晚上的伙食。因为基尔伯特晚上要和他的同事尤莉娅一起来他的家里做客,所以基尔伯特很认真地拜托了路德维希,希望晚上餐桌上可以出现猪肘。
伊万象征性地敲了敲厨房门,然后探进半个头,笑眯眯地问道:“您在准备晚餐?看起来真不错。啊,对了,需要我的帮助吗?”
“不,不用了。哥哥说他需要一些传统的食品而不是外来的‘侵略者’。”说到这里,路德维希突然笑了起来,又在觉得这样在伊万眼中可能并不可笑的时候...

数学课摸张娘化普独√

【伊独】群里的人鱼梗作业

他是一条鲨鱼,矫健,富有力量。
但此刻他正在钢化玻璃后啜泣着,珍珠顺着他的面颊滑落,而把他引诱上岸的年轻人类男子正在和同伴喝着美酒。
“干的不错!费里西!这家伙是人鱼,流出的眼泪就是上品的珍珠,这下可以好好地去玩上一阵子了!”
“是的!哥哥!”粽发的男人欢快地答道,他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但是在良心驱使下,费里走到了水缸前,朝着那条鲨鱼抱歉地笑了笑,轻声说到:“抱歉哦,路德,这是迫不得已……不会再有下次了,我会想办法说服哥哥放你离开的。”
路德维希静了下来,隔着玻璃覆上了对方的手。
费里愣了一愣,接着把脑袋伸进水里去亲吻路德维希。路德维希回应着,唇齿相接,它的牙齿开始在费里的下唇拉...

【露独】爱人(此章白露,普独严重!)

6.
“给我亲爱的弟弟伊万:
……
我希望你在这几天内回来一趟。
伊利亚·布拉金斯基
1933.2”
是伊利亚的第二封来信,又开始催促伊万回家了。伊万本人呢?他并不想现在就回国,因为他还不想回到那个冷冰冰的世界。
但是兄命难违,伊万搭乘飞机又回到了自己的家乡。伊万的那班飞机没有出事,他成功回到了俄国,并且在机场见到了娜塔莉亚,那个“美丽而冷淡”的小女孩。
在看到伊利亚身旁一脸戾气的娜塔莉亚时,伊万不禁在心中给这个许久不见的妹妹贴上了“难相处”,“应该会很娇气”,“我是否该与她花长时间再次磨合”这几个标签。可是女孩却在兄长指明未婚夫后,缓缓地挪动到对方面前,不咸不淡地自我介绍道:“您好,伊万哥哥。...

1 / 4

© 黑色牛奶 | Powered by LOFTER